武汉无症状感染流行病学调查员:详尽调查 因人施策


1月22日,在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特朗普接受CNBC采访时,第一次回答关于新冠病毒的问题,面对是否担心潜在病毒大流行的问题,特朗普说:“No,一点儿也不,完全在我们掌控之中。美国只有一个从中国回来的人感染。一切都很好。”

该病例首发症状为非呼吸系统症状,且症状不典型,未引起患者重视。但患者能积极配合隔离点工作人员开展筛查,进行核酸检测,发现了阳性结果。

1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收到来自中国方面的正式通报。几天之内,美国情报机构开始在给总统的每日情报简报中,对新冠病毒的严重威胁发出警告。但随后几周,特朗普一直未予重视。

1月底至2月初,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36亿美元经费,以应对疫情。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简直是小题大做。

除了组织送货服务外,扎哈拉妇女协会还照顾那些不能自己做饭的老人(把食物放在他们家门口),并为他们安排基本的维修服务。小镇还为两辆车配备了音乐和灯光,“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到阳台上玩耍,”加尔万说。

↑扎哈拉镇长加尔万。图据CNN

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

4月6日下午,第73场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召开。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通报了昨日本市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相关情况。4月5日,我市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

而随着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美国媒体也在越来越多地反思:美国是如何浪费掉宝贵的抗疫时间、一步步走到眼下这种困难境地的。“随着新冠病毒肆虐,美国被否认和功能紊乱包围”,4日在以此为题的报道中,《华盛顿邮报》通过采访47名美国政府官员、卫生专家、情报官员等梳理了被美国政府浪费的70天。

↑扎哈拉镇自愿者队伍。图据CNN